????办公室很安静。可能在这种味道下众人无心交谈。

????办公区边缘的窗口已经完全打开,可惜不能影响弥漫在空气里的味道丝毫。

????腐臭一波又一波冲刷着大脑,刚恢复嗅觉不久的杨春雪忍受不了这种味道,捏住鼻子,飘到楼墙外窥探。

????陆离走到那道背影身后,触碰她的肩膀。

????哗啦——

????积液在皮下游走,触感犹如装水的气球。

????令人发怵的尸斑从脖下向上蔓延,攀爬至下颚。眼珠化开,一片碎絮般浑浊。

????她嘴唇微张,缓慢敲动着键盘,无意识的腥臭液体从嘴角滴淌,打湿胸前。

????“请稍等……我马上……就写完这……这份文件了……”

????模糊不清的回复响起。

????陆离视线移开,落向办公桌。书架上放置几盆多肉盆栽与玩偶,一张相框堆在角落,照片里的女人笑颜如花,充满青春气息。

????现在的她全然不见曾经青春与活泼。迟暮般的气息令人心中不好受。

????“你是小惠的朋友吧,是来接她的吗?”

????身后响起一声轻唤,坐在后面的一名员工起身问道:“她身体好像不太舒服,有一股……就是奇怪的味道,你也闻到了吧?”

????他带着口罩,但脸色依旧不太好。

????陆离的身影吸引了办公区大部分员工的视线,已经有人跑去主任办公室通知上司。

????“我不是她朋友,不过我的确是来找她的。”

????陆离回答,又轻拍了拍小惠肩膀:“已经不需要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