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所有人一起握拳头,随之向我脑袋迎面砸来,他们都怒气冲冲看着我,他们想要活下去必须将我打残疾或者打死。

  峰哥的匕首我藏了起来,我们都是赤手空拳对抗,但是婷姐却在另一边若无其事的看着我,她的身份已经完全脱离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紧接着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调整自身力量,最终通过拳头暴击的方式打出。

  迎面而来的拳头,使我做出避让的动作,后背轻轻弯曲,他们所有人扑了个空!

  然而另一边的婷姐却急忙说道:“你不是偷着学习了二师兄鬼步吗?虽然你没有他那样的完整版,但是你此刻却百分百能躲避他们所有人的攻击!”

  于是我随口答应道:“哦……”

  就在这时的我双手紧握拳头,靠着诡异的步伐躲过了所有人的攻击,他们都在此刻好几位已经气喘吁吁。

  但是其中一人说道:“此人有诡异的步伐,你们不可恋战,他刚才那个攻击单挑可以无敌,你们都小心些!”

  紧接着他们几人就相互点点头,最终分开并且他们之间都有着一样的距离,看他们此刻的样子应该是将我团团围住。

  接着使用包饺子的方式团攻我,虽然他们都配合的天衣无缝,完全接近一些杀手之间的配合,但是对于我来说他们之间漏洞百出。

  但是我不可能被他们此刻的气焰压道,最起码我身后还站着一位美若天仙的师姐。

  于是此刻的我却先下手为强,双手紧握以气为力,向离我最近的那位战士打去,他们看见我此刻已经进入暴走状态后。

  有的几位已经顺手握起了旁边的铁管,刚才婷姐吩咐道不需要枪支弹药,但是没有说不可以使用其他的武器啊!

  他们有些人借此机会专挑缝隙打我,看来他们并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战士啊!

  他们当中几个人手里面握着几乎接近一厘米粗的钢管,甚至以我的腹部以及头部,背部,缓缓地砸来。

  旁边的婷姐看见此刻的场景并且吩咐道:“我们不是还有那些实心的钢管吗?顺便一起揍他!”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难以置信,我此刻不知道我旁边的这位到底是不是我的师姐,他们所有人听到婷姐的建议后,默默的拿起一捆实心的钢管。

  然而就在这时婷姐却笑嘻嘻问候道:“小师弟这样的阵容怕不怕?我就问你刺激不?你说他们这些战士那一些先发起进攻?”

  我听到婷姐的提问后直接翻了翻白眼,并且若无其事回应道:“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将那些空心的钢管套在实心的钢管上,最后一起打我!”

  婷姐本来还在听我的选择,没想到此刻我却直接这样回答道,但是他们当中其中一人按照我说的居然完美的套进去了。

  并且兴奋地开口道:“他说的没错,这些钢管的确能套在一起哎!”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所有人翻了翻白眼看向他,他们都知道刚才我只是随口一说,但是没想到我随口所说的居然实现了。

  不到十几秒他们全部双手紧握的钢管进行了一次升级,紧接着再一次凶狠的看向我其中一人随口说道:“小师弟实在是抱歉,我们为了活下去不得不这样做……”

  但是他旁边其中一人愤怒的开口道:“跟他还说什么废话,直接处理了神不知鬼不觉,只要这位女士说话算数就行了”

  这位愤怒的战士便是刚刚直接一脚踩晕的那位,虽然此刻已经清醒但是对于我的仇恨却一点都没减少,反而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

  由于刚才打斗期间我落到他们中间,此刻他们十几位战士不停地围着我转圈,等待着较好时机一起发起进攻。

  “呀……”

  所有人同一时间冲向我,他们每个人都保持着差不多手势,然而我怎么可能被他们欺负,于是当他们离我还有一米距离期间。

  我比他们早一步动手,我并没有用拳头对抗他们右手之中的钢管,但是我却双腿一蹬,原地跳起,紧接着三百六十度旋转。

  用自己粗壮的脚向他们冲过来战士脸部再一次踩踏而去,临时反应速度较快,他们来不及躲避,最终全部被我自己踹飞。

  紧接着我用偷着学习到一点点峰哥的鬼步,迅速靠近他们一把抓起来其中一位战士便开始了婷姐教过我的拳头法进行殴打。

  拳头招招到位,他们公布几位已经承受不住我的暴打,便睡在地面上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但是另一边的婷姐却看的非常开心,因为我已经掌握了她百分之七十的拳法,虽然还有一些不标准但是假以时日我将能到达她那个境界。

  我们经过五分钟左右的切磋,这些战士已经全部趴在我们周围,刚才我揍他们期间并没有手下留情。